首页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我另择他人后,他慌了
《孟童沈世安》我另择他人后,他慌了章节目录免费阅读

我另择他人后,他慌了

主角:孟童沈世安 作者:一夏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4-07-10 17:07:03

喜欢沈世安的第十年,听说他要结婚了。我傻傻地跑到他面前问。“你怎么不跟我说,到时候我忘记去结婚怎么办?”他的朋友当即就笑了。“傻子,因为新娘不是你啊。”于是,我跟个包袱一样,被沈世安丢掉了。直到后来,才有人看不过眼将我捡回去。再次见面,我不跟他计较,笑着打招呼:“沈世安,我要结婚啦!”沈世安却愣一下...

作者“一夏”的最新原创作品,现代言情小说《我另择他人后,他慌了》,讲述主角孟童沈世安身边发生的精彩故事,作者文笔不俗,精彩剧情不容错过!主要讲述的是:沈世安很生气地摔了车门,他现在脾气实在太坏了。他攥紧我的手,咬着牙问:“有完没完,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我小心翼…… ...

1

我智商75,他们却说我是个傻子。

喜欢沈世安的第十年,听说他要结婚了。

我跑到他面前问。

“你怎么不跟我说,到时候我忘记去结婚怎么办?”

他的朋友当即就笑了。

“傻子,因为新娘不是你啊。”

再次见面,我笑着朝他打招呼:“沈世安,我要结婚啦!”

沈世安却愣一下,就落了泪。

搞不懂,我那么有礼貌,他为什么还要哭。

.......

我坐在家门口,一直等到快天黑。

才等到沈世安回来。

我冲上去,抓住他的衣摆就问:“沈世安,听说你要结婚了,是真的吗?”

沈世安冷冷看我一眼,就挪了脚步。

“你怎么不跟我说,是哪天啊,到时候我忘记去结婚怎么办。”

白晓在另一边头将车门用力一关,就冲着我骂。

“傻子,没通知你,当然是因为新娘不是你,你怎么那么冤魂不散!”

我歪头想着,新娘不是我,是什么意思?

冤魂不散,我又没死,为什么有冤魂?

还有,沈世安为什么不骂她?

她说我是傻子。

是因为白晓是他的好朋友,不忍心吗?

沈世安熟知我的每一个表情变化,没一会,就开口打断了我的思考。

“来人,送孟童出去。”

“我不走,这里是我家。”

我忍住眼泪,死死抓着他的衣摆,不愿意松手。

沈世安让我搬过去的那个地方,很不好。

没有爸爸,也没有沈世安。

“傻子,这里本来就是沈世安的,你再过来闹,别怪我不客气了啊。”

白晓站在一旁,抱着手恐吓我。

我摇了摇头:“不对,我们是一家人,爸爸说我们不分开的。”

提及我爸,沈世安的脸一下子变黑了。

“滚!”

我默默数了下。

一个月有三十天,沈世安跟我说了三十天的滚。

可是我听到好难过啊。

眼泪一颗一颗开始往下掉。

沈世安烦躁地看我一眼,就像丢掉很嫌弃的垃圾一样,把我丢出了小区门口。

可是,他还没告诉我,到底是哪一天跟我结婚啊。

我不甘心地抹把眼泪,就在门口重新坐了下来。

晚霞走后,跟着天色变沉的,还有天上的云。

很快,倾盘大雨,从天而降。

我将湿哒哒的头发别到耳朵后,倔强地往里看着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头顶才出现一把伞。

秦天问我:“孟童,你到底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吗?”

我点点头。

“嗯,结婚就是沈世安和孟童永远在一起。”

沈世安是十二岁到我们家的。

那一年,我刚上三年级,胆子很小,碰到他那样的大哥哥,都会吓跑。

可是爸爸说:“沈世安没了爸爸妈妈,以后就住在我们家了,你不要欺负他。”

我默默想着,他不要欺负我就好了。

观察了他很久,我才发现他比我还要傻。

回家不说话,就知道吃饭、睡觉和写作业。

这样不好。

被更大的哥哥欺负了,也不会说。

还好我比他聪明一点点,知道丢石头打坏人。

坏人真的很坏,抓了我,还要骂我傻子。

我最讨厌别人骂我傻子了。

于是我大哭大叫,声音大得让周围的叔叔都吓了一跳。

自那以后,周围没人敢随便骂我傻子了,他们说沈世安不让。

有沈世安在真好。

后来,十四岁那年,爸爸问我喜不喜欢沈世安,想不想以后都跟他在一起时。

我点了头。

爸爸说,沈世安是他为我选的后路,以后跟我结婚,会替他保护童童的。

可是爸爸说谎了。

沈世安也说谎了。

我等了他十年,他还是不要我了。

想到这,心里就难受,头也难受,难受到一下子就睡着了。

睁开眼,我就躺在了床上,手背还有点痛痛的。

伸手就想抓,秦天跑过来将我按住。

“别动,打点滴呢,傻瓜,你都快烧到四十度了,再烧下去,脑子就更笨了。”

我生气地打掉秦天的手。

“爸爸说,我的智商有75,不是笨蛋,更不是傻子!”

“好好好,对不起,我的错。”

我生着闷气,背过了身。

秦天放软声音,哄着我:“你就原谅我吧……”

我不为所动。

他又继续说:“要不我们看会电视吧,你晚上不是很喜欢看电视吗?”

嗯,我一到晚上就要看电视。

小时候爸爸不在家,我害怕。

爸爸就安慰我,电视里的哥哥姐姐会陪我说话,童童不是自己一个人。

后来,爸爸跟沈世安都在家了,我还是习惯要开电视。

现在,是因为我又剩下自己一个人了。

不过秦天好聪明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“因为你家的电视,声音大到我不想听,都要听。”秦天说。

秦天是我新家的邻居。

沈世安把我丢到了别的地方,他说那套房子是他最后的善良,让我好自为之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分开住。

也不明白什么是好自为之。

可能是提醒我看电视不要再放那么大声了吧。

毕竟那个房子只有三个房间,很小。

不过没关系,童童很坚强,可以适应。

另外,我还要告诉秦天。

“以后我会放小声一点电视,但在这里,你不要放那么大声吵到别人,我不怕的。”

秦天笑了笑,听话将音量调了下去。

“你饿不饿,要不要吃饭,我给你买了饭。”

我听着肚子的咕咕声,点了点头。

爸爸说,人是铁饭是钢,不能饿肚子。

我安静地低头吃饭。

沈世安的声音是这时候跑进我耳朵的。

他在电视上说:

【谢谢关心,跟白晓确实在交往,嗯,有结婚的打算。】

【不好意思,关于孟家的事情,我不想谈,就这样吧。】

我不想听。

把饭放到桌子上,扯被子盖过头,捂住耳朵,眼泪就打湿了枕头。

我知道了,沈世安的新娘是白晓。

难怪白晓骂我,他也不说她没礼貌。

耳边忽而又响起今天在小区门口听到的话。

“拜托,谁会对仇家的女儿付出真心,还是个傻的。”

“这样的包袱,早丢掉早脱身,就是可怜她了……”

心脏传来一阵闷闷的,麻麻的感觉,有点不舒服。

原来,沈世安早就嫌弃我是个傻瓜了啊。

可是,他们说的仇家是指爸爸吗?

爸爸是在一个多月前,心肌梗塞死的。

沈世安将他送上天堂,就彻底接管了公司。

而我,毫无理由。

就被他赶出了家门。

后来,我才断断续续从以前的邻居那听说了一些事。

他们都说,家里的东西本来就是沈家的,是爸爸抢走了,沈世安才要寄人篱下。

爸爸是沈家的仇人。

他们还说,爸爸心脏病发作时,只有沈世安陪着他身边,是他害死爸爸的。

我脑子不够聪明,想不明白那些弯弯曲曲的事情。

就一直没有细想。

现在沈世安在电视上说的话,忽然像一道闪电,让我的脑袋灵光了些。

可能,爸爸跟沈世安真的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
我想找沈世安问清楚,我不喜欢不明不白的感觉。

如果真的,真的是他害死了爸爸。

那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了。

第二天,趁着秦天不在,我偷偷离开了医院。

要找到回家的路,有点难。

沿着长长的街道,走了很久,问了很多人,我才找对方向。

只不过,我把自己也搞得脏兮兮的,搞到都进不去小区了。

我只能支着下巴,又坐在门口看云。

等了半天,沈世安的车才出现。

我赶紧跑过去拦住他。

沈世安很生气地摔了车门,他现在脾气实在太坏了。

他攥紧我的手,咬着牙问:“有完没完,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我小心翼翼地看向他。

越看,就越觉得自己有点不认识沈世安了。

他变得,跟小时候欺负他的那几个哥哥一样,让人害怕。

我低头想了想,才小声说:“我就是想问问你,爸爸是不是因为你死的。”

被沈世安握着的手更痛了。

我怀疑他是不是想捏碎我的骨头。

他定定地看着我,好一会才红着眼睛,扯着嗓子嘶吼。

“是!是!是!你还有什么想问的!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我忍着想哭的冲动,闷闷地回他。

童童不够聪明,不能怎样。

只是没有了爸爸。

现在又没有了沈世安哥哥了。

童童以后,就真的是一个人了。

甩掉我这个包袱。

我以为沈世安会很开心。

但那天走了几步回头,却见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。

风吹起他的风衣时,唰唰的声音,好像在哭。

秦天说,那是因为我在哭,听错了。

很奇怪,秦天总能莫名其妙地找到我,那天是他带我回去的。

他是一个很好的人。

见我回来后,每天都坐在楼下发呆,就帮我找了工作。

工作地点很近,店里也有几个跟我一样,不太聪明的人。

很快,我就没空再想沈世安了。

要学的东西太多,我总是手忙脚乱,自己生闷气。

不过最让我生气的,还是白晓。

我刚下班,她就莫名其妙把我抓了过来,还打我。

“小傻子,我都说了,你再去沈世安面前哭闹,我不会对你客气的。”

“要不是你爸,要不是你,我应该跟他一起长大的,是你们,让他吃了那么多苦。”

白晓把我的脸都打肿了。

我痛到想打回去,双手却被两个叔叔死死按着。

好委屈啊。

“我都没去找他了,你为什么还打我?”

眼泪跟着我的话,掉了下来。

白晓“啧”一声,抬起下巴朝那两个人示意。

他们就捂住我的嘴,不让我继续往下说了。

空闲的手握起拳头,又化作手掌,在我身上乱摸。

爸爸说过,不可以让别人摸衣服下的地方的。

我慌张地看向白晓,她却冲我摇了摇手机。

“你说,如果我给那小傻子一点教训,她会不会听话点?”

“我听话,不要教训,不要教训。”我以为她在问我。

可电话那头等了一会,却传来冷冷的声音。

“别……”我把心提到了嗓子眼,“别玩死就行……”

沈世安的声音像一把刀,倏然劈开了我混沌的大脑。

我听懂了。

沈世安在多年后,也变成了当初那个逼他跪在巷子里的恶魔。

在童话故事里,公主总有王子来拯救。

而我这样的笨蛋,是不会有人来救我的。

“既然这样,那她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丢下这句话,白晓就走了。

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害怕到全身都在发抖。

恍如掉进深渊,无助且孤独。

我哭着求他们:“我……我有钱,我给你们钱好不好,放过童童。”

可是那两个坏蛋好像不缺钱,脸上还扬起了一股邪笑。

“不要脱衣服…….”

我拼命挣扎着,在他们手上留下很多抓痕,可是他们的力气实在太大了。

根本没法挣开。

“放开我,我不要!”

哐啷一声,有什么东西丢了过来。

正中眉心。

一个坏蛋应声倒了下去。

紧接着,有人跑过来,一脚踢飞那个,伏在我身上的坏人。

眼泪模糊间,我抬头仰望着那张熟悉的脸。

夕阳落在他身上,仿佛有光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