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太子自幼与我定情
太子自幼与我定情小说-赵寒钰北凉月全篇阅读

太子自幼与我定情

主角:赵寒钰北凉月 作者:池鱼跃海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3-12-22 20:04:40

太子

太子自幼与我定情,从东宫到后位,世人皆说我们琴瑟和鸣。封后那天漫天红光,丞相府被他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。爹娘当着我的面被满门抄斩,他将我囚禁于地下室,用尽酷刑逼问野种下落。他猩红着眸子歇斯底里质问我,「贱人,三天前你到底将朕的孩儿藏到哪里?」我绝望哭喊一个劲地摇头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手中尚在襁褓之中...

《太子自幼与我定情》是一部跨越时空的古代言情小说,讲述了赵寒钰北凉月的惊险冒险之旅。赵寒钰北凉月是个普通人,但在一次突发事件后,他发现自己能够穿越不同的时代。在池鱼跃海的笔下,赵寒钰北凉月历经种种磨难,面对着邪恶势力的威胁,同时也发现了自己内心的勇气和力量。四肢都被桎梏,只剩下脑袋可以左右晃动,一股深深的恐惧从四面八方围拢。我的眼里,只剩下绝望和惊骇。夹棍落……将带领读者穿越时空,沉浸在这个令人神往的世界中。...

第一章

太子自幼与我定情,从东宫到后位,世人皆说我们琴瑟和鸣。

封后那天漫天红光,丞相府被他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。

爹娘当着我的面被满门抄斩,他将我囚禁于地下室,用尽酷刑逼问野种下落。

他猩红着眸子歇斯底里质问我,「**,三天前你到底将朕的孩儿藏到哪里?」

我绝望哭喊一个劲地摇头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手中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,狠狠地摔在地上,鲜血四溅。

可他不知道,这就是他心心念念要找的孩子啊。

1

「啊......」

「不要,赵寒钰你不能这么对我......」

丞相府的火光四溅中,爹娘被人死死按压在地上,向来爱干净的阿娘满身血污。

而我爹也是被他死死踩着头颅碾碎了一身傲骨。

走投无路我跪倒在皇帝面前哭喊,求饶。

刺鼻的鲜血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腥味!丞相府上下全被他杀得干干净净。

赵寒钰枯井一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我,粗粝的大掌狠狠地掐住我的下巴,极尽危险。

「告诉朕,孩子在哪里?」

「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
强忍着心底的绝望和下巴上的疼痛我哭喊出声,倔强地迎上他没有温度的眸子。

「好,好得很。」

「来人,北相府通敌叛国,满门抄斩。」

他声音冰冷无情,嘴角上扬的嘲讽仿佛在提醒我,这个男人并没有开玩笑。

他的力道越来越大,仿佛要活生生将我的下巴掐断。

我不敢置信地摇头,眼泪夺眶而出,心脏被剧烈的疼痛和无穷无尽的恨意填满。

「没有,阿爹一生忠心耿耿,不可能叛国......」

「呵,北凉月你说了不算,朕才是皇帝。」

他眼底的绝情刺破了我所有的希望。

整个人如坠冰窟,我怎么可能不明白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

但是看着远处的双亲,我只能卸下一身傲骨,匍匐在地上哭喊求饶。

「求皇上放过丞相府。」

「可以,把孩子给我。」

孩子,又是孩子,无穷无尽的绝望,悔恨,心痛狠狠地在心间叫嚣着。

我没有孩子,更不知道北欢柔的孩子在哪里。

「我不知道,赵寒钰,你还要我说多少遍,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
「什么为什么?你就是不肯相信我?

我泣不成声地朝他嘶吼。

明明我才是跟他订情的太子妃,今天本来是他登基封后的日子。

所有人都在揣测着皇后之位,非我莫属。

我前些日子刚产下的麟儿也会被封为太子。

世人皆知,皇上钟情我一人,就连我自己都这样以为。

可就在今天我心爱的男人却成了我的噩梦。

「不知道,不知道,北凉月,除了说这一句话,你还会说什么?」

「这个**的女人朕早晚有一天要叫你生不如死。」

他用力将我扯过去,狠狠地压在身下。

当着爹娘的面肆意**。

浑身痛不欲生,我想告诉他,不用早晚有一天了,我现在就生不如死。

心底涌出了强烈的不甘伴随着疼痛肆意凌虐我全身每一个细胞。

在他还是落魄皇子时,我便不离不弃地跟着他。

为了下嫁给他,我跪在阿爹书房前求了一天一夜。

这些年陪他争到太子之位,他曾承诺此生定不负我。

然他一朝登上帝位,却血洗丞相府,剥夺属于我的一切。

「痛吗?北凉月,你怎么会有阿柔千分之一的疼痛?」

「这个恶毒的女人三年前将自己的妹妹赶尽杀绝不成,三年后还夺走了她的孩子,你的心还是肉长的吗?」

「那也是朕的孩子,你怎么敢,怎么敢啊?」

他猩红的眸子疯狂咆哮,力道重得似乎恨不得将我整个人撕碎。

心痛如麻,我哭喊求饶,一遍又一遍。

「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。」

明明昔日两个人还在如胶似漆,但是这一刻他对我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恨意。

「动手,杀了他们。」

他用力一脚将我踹倒在雪地上,阴沉残忍的声音再次下令。

浑身都是伤,我拼命向爹娘那边爬去。

「不,不要。」

歇斯底里地哭喊,回应我的却是冰冷的刀剑。

眼睁睁看着相符,剩余的人一个接一个被砍杀。

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一直往那边爬,鲜血染红了地面。

「阿娘,不要......」

我绝望地哭喊,满脸惊恐,看着那些人就要朝着爹娘看靠近。

「疯子,住手,赵寒钰快让他们停下来。」

可是无论我怎么样哭喊求饶,都没有换来他半分怜悯,下一秒冰冷的刀剑直接狠狠地**我娘的身体里面。

滚烫的鲜血让我浑身发颤。

「最后再问你一遍,孩子在哪里?」

赵寒钰毫无温度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流满面,我一个劲地摇着头,浑浑噩噩地扑向我娘。

抱着我娘温热的尸体我浑身哭道颤抖,撕心裂肺的痛意恨不得将我撕成两半。

下一秒我爹的头颅更是直接滚到我面前,鲜血刺眼无比。

绝望,崩溃,悲痛狠狠地占据我的心灵,我哭得撕心裂肺,瞪着赵寒钰,眼神似要泣血。

「赵寒钰,我恨你,我恨你,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。」

喉间鲜血急涌而上,嘴巴一片腥甜,这一刻,我好恨好恨。

恨自己无能为力,恨自己识人不清。

恨自己爱错了人,眼睁睁地爹娘和整个丞相府惨死在面前。

阿爹死不瞑目,这一夜我哭声响彻整个丞相府。

赵寒钰却如同地狱来的恶魔,拥着那个姗姗来迟的柔弱女人一脸温柔。

我哭得撕心裂肺,浑身都在痛到发抖,意识开始模糊,恍恍惚惚见我看见有人向我扑来。

「阿姐,阿姐。」

然而他摇摇晃晃的身子还没来得及靠近我,就赵寒钰面无表情地一脚踹到不远处的雪地里。

「北凉月,你要是敢死,朕一定会把这个小兔崽子凌迟处死。」

恶魔的声音咬牙切齿地回响在耳边,我想强打起精神,却最终陷入昏厥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