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男生频道 > 穿越重生 > 大秦:这个帝师不一样
大秦:这个帝师不一样(全章节)-李天行嬴政在线阅读

大秦:这个帝师不一样

主角:李天行嬴政 作者:九州同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9-25 15:03:33

帝师

重生战国末期。正值秦始皇虎视龙卷,开启扫六合,一统天下之际。李天行揭皇榜,应聘帝子师,却没想到,成为了一名不一样的帝师。儒家、法家、墨家、阴阳家、纵横家,等诸子百家悉数登场。王翦、蒙恬、李牧、章邯,等名将同台竞技。七国乱战,李天行一枝独秀;大秦万年,李天行功盖千古!看,这是不一样的帝师,不一样的大秦...

《大秦:这个帝师不一样》是九州同写的一本逻辑性很强的书,故事张节条理清楚,比较完美。主角是李天行嬴政主要讲述的是:于是向前走了一步,想将小吏拉到一边好生商量。没想到李五刚上前一步,那小吏突然栽倒,口中大喊:“打人了!酒楼掌柜的打人了!……...

第11章

李天行这时却有了一个疑问:“敢问巨子,你又是如何知道刺客的在松风会馆?”

缠弦子笑笑:“我墨家的宗旨想来上卿应该知道,本来是要求自力更生的,只是现在七国混战,自力更生的难度比较大,我墨家就有弟子开始从事其他行业来补贴宗门。”

“你说怎么这么巧,我墨家一个弟子开的酒馆就在松风会馆正对脸,刚好见过刺杀上卿的那几个刺客是从松风会馆出来的,所以,我就知道了。”

墨家把店开在了儒家大本营的对面,主要用意肯定不是单纯的为了赚钱,墨家如果不是为了监视儒家,能这么巧?

李天行突然想起好像眼前的这个缠弦子也是当代剑圣之一,虽然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剑圣的武力值到底能达到什么标准。

但是无论什么时代,能冠以圣这个字号的,一般都不好惹。

李天行瞬间对眼前这个剑圣动起了小心思。

“请问巨子与那伏胜交手,能有几分胜算?”

李天行的小心思又岂能瞒过缠弦子。

只见缠弦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十年前我与伏胜交过手,我没赢,他没输。李上卿,先说好,我给你消息是一个价钱,可要我墨家出手,那就是另一个价钱了。”

李天行淡淡一笑:“那就请巨子开价呗。”

缠弦子此时却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沉声说道:“我们的条件很简单,不要上卿千金万金,只要上卿在事成之后,推荐我们墨家弟子进入大秦军中!只要上卿答应,不但我可以出手,我墨家还可以出动墨家剑士助上卿一臂之力!”

听了这话,李天行面上不动声色,心中却转的飞快。

墨家一向敌视虎狼之秦,怎么突然要加入秦国的军队?

在军队中发展自己的实力然后造反?刺王杀驾?

这种可能性并不大,天下七国之中,唯有秦军的荣誉感最高,况且大都是关中子弟,想要策反秦军,几乎难比登天。

那墨家到底想干什么?

事涉军方,李天行可不敢随意应承。

想了一会儿,李天行才对缠弦子说:“巨子,此事我还需要好好想想,能否给我一点时间?”

缠弦子也知道此事难办,点点头:“这样吧,无论上卿推荐结果如何,我墨家剑士都鼎力相助。”

见缠弦子如此大气,倒叫李天行有些过意不去,一咬牙一跺脚,他也做出了承诺:“巨子如此,李某感动肺腑,我也向巨子承诺,无论刺客能否抓住,我都保举墨家一人进入军中!”

缠弦子哈哈大笑:“我果然没有看错,上卿是个爽快人,既然如此,我这就回去召集墨家剑士,一个时辰后,松风会馆见!”

话音未落,人已上房。

“你说墨家人的脑子多少有点病。”李天行小声嘀咕:“有门不走,非要上房!”

然后对蒙献说道:“麻烦蒙将军派人入宫告知王上一切,请王上派黑冰台和虎卫助我!”

李天行现在家里就那几个仆人,除了借助秦王的力量也别无他法。

蒙献倒是很爽快,马上派人进宫向嬴政禀报。

嬴政接到蒙献的汇报,心中斟酌了一下,把李天行和儒家做了一个对比,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
李天行比儒家重要的多。

当即下令黑冰台全力配合李天行的行动,并且从宫中调拨了一队虎卫供李天行调遣,并且给李天行捎来一个口信,墨家的条件尽可答应。

有了嬴政的这句话,李天行心中多了几分底气。

黑冰台派来了差不多四十人,宫里的虎卫也来了一百人。

这么多人,围剿一个松风会馆却是绰绰有余了。

李天行看看跟缠弦子预定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,立马带着蒙献等人浩浩荡荡的开向松风会馆。

来到松风会馆,李天行一声令下:“将会馆给我围住,不得放走一人!”

“诺!”

黑冰台卫士和虎卫将松风会馆团团围住,杀气腾腾。

吓得会馆守门的连忙进去禀报。

不一会儿,从会馆一行人鱼贯而去。

为首的老头李天行认识,正是被他气晕过去的儒家经主淳于越!

淳于越自从被李天行气晕之后,就深恨李天行,虽不到恨之入骨的地步,却也相差不多。

后来又听说李天行当上了秦国上卿,更是恨的牙痒痒。

此时见到李天行竟然带着人马将松风会馆给围了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指着李天行怒喝:“你这狂生!想干什么?”

“我想干什么?”李天行此时比淳于越还要生气:“你咋不说你们儒家干了些什么?”

“是,我是气晕了你,但是也至于派人当街刺杀我吧?你们儒家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!在秦国的地盘刺杀秦国的上卿?你们是咋想的?”

谁料淳于越一脸错愕:“我们儒家派人刺杀你?不可能!”

李天行更怒了:“少跟我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!夫子的教导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?敢做不敢当,还算什么大丈夫。”

淳于越满脸潮红:“你你你,血口喷人!”

当街刺杀秦国上卿的罪过有多大,淳于越又怎么会不清楚,如果真让李天行把这个罪名给儒家做实了,那从此以后儒家也不要做人了。

淳于越身后一人忍不住了,出声说道:“你说我们儒家派人刺杀你,可有凭据?”

“你又是谁?”李天行见出声这人气度不凡,当即问道。

那人从淳于越身后迈步向前,渊停岳立,一派宗师风范:“老夫伏胜!”

“原来你就是剑圣伏胜!”李天行却丝毫没有惧色:“有人亲眼看到那些刺客是从你们松风会馆出来的!”

伏胜眉头一皱:“人证何在?”

李天行现在心里着急,怎么缠弦子现在还没到,不会是放了自己鸽子吧。

事已至此,李天行只能硬着头皮硬上!

“人证一会儿就到,你们敢不敢让我们进去搜查一下!”

“搜查?”伏胜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,哈哈大笑:“就凭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人证,就想搜查松风会馆?秦王嬴政来了怕是也不敢这么做吧!”

“大胆!”听到伏胜出言不逊,蒙献第一个呵斥出声:“竟然出言侮辱我王!”

就听呛啷啷一声,宝剑出鞘,蒙献就要上前!

伏胜笑了:“多少年都没见过有人敢在我面前拔剑了,这样吧,你这小将如果能让我脚下移动半步,我就让你们进去搜查如何?”

蒙献大怒:“你竟敢如此瞧不起人!看剑!”起手一剑就向伏胜刺去。

李天行因为缠弦子迟迟未到,也没有出声阻拦。

倒是他身后有人在小声嘀咕:“伏胜是不是有点太托大了?半步不退,怎么可能!”

蒙献此时心中憋了一股气,出手既狠且辣,手中剑抖出三朵剑花刺向伏胜的三处要害。

伏胜微微一笑:“蒙家的杀场诀?还算有几分火候!”

却见伏胜不慌不忙,手中剑都未出鞘,连消带打,不但将蒙献的进攻尽数化为无形,反到用剑鞘对准了蒙献的喉咙,等着蒙献自己撞上来。

蒙献大骇,他刚才气极,出手就是蒙家剑法的杀招,此时收力不及,眼看就要撞上伏胜的剑鞘!

“伏胜!你敢伤他,我与你不死不休!”李天行此时也大惊失色,出声呵斥。

伏胜闻言,这才将剑鞘低下几分,正正刺在蒙献的胸口。

这一下直接让蒙献岔了气,身子瘫软在地。

李天行忙令人将蒙献扶了回来,检查了一下,还好只是岔了气,没有生命之忧。

李天行这才松了一口气,但是让他就这么虎头蛇尾的退去,他也不甘心。

正要下令不顾一切强攻进去,却听见从街面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声音。

“伏胜,你也就会欺负一下小朋友,要不你跟我试试?”

来人不是缠弦子又是何人!

网友断梦断思念点评:这本书到底怎样我不清楚,但现在它是我为数不多能够看下去的书(而且还觉得很不错)。我现在口味已经比较叼了,是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,但是我还没找出什么毒点。毕竟我有时一本书只要有一个毒点,我就会弃书。

网友关于迩到此为止点评:这本小说很好,风格轻松,又不套路低俗,但是感觉发展路线会有点无聊,建议九州同在文学这方面在多一点点互动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