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资讯 > 《倒买倒卖》大结局在线试读 《倒买倒卖》最新章节列表

《倒买倒卖》大结局在线试读 《倒买倒卖》最新章节列表

编辑:若相依莫离弃更新时间:2024-07-10 19:56:35
倒买倒卖

倒买倒卖

上辈子许如意被亲生父母找回去,却过得猪狗不如。她上大学的资格被抢走!她的结婚对象被人勾走!就算是她好不容易找到工作,都要被人给顶替了!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,她的养父母一家子竟然都被王家人给害得家破人亡!这辈子重活一世,那个虎狼窝谁稀罕谁去!好在上天垂怜,把她上辈子天天刷的淘宝给一并送过来了,好像还是升...

作者:夭白 状态:连载中

类型:现代言情

《倒买倒卖》主角为许如意苗兰花,作者夭白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,情节环环相扣,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。“叔,您别生气,都是我娘不会说话。其实也没啥事儿,就是想着都是许氏这一脉的,想多走动走动,没别的意思。”这话听着还……

精彩章节

许大朋的养母许刘氏,早些年家里头穷,被卖给大户人家当丫环,逃难到这里之后,被主家给卖到许家村,成了许老憨的媳妇。

许刘氏活了几十年,打小就没有名字,家里一直管她叫大丫,后来嫁给许老憨,村子里人就喊她许刘氏。

直到新中国成立后,上面又派人下来弄新户籍,可是许刘氏压根儿就没有名字,但这户籍上也不能就写许刘氏,所以就顺手写了刘新这个名字。

名字还是人家派出所的同志给现取的。

虽然有了这个名字,但是在许家村,相熟的亲朋邻居们,还是会唤她许刘氏,几乎没人知道她户籍上叫刘新。

至于刚刚她提到的火烧,其实就是北方的一种小吃,在他们这块儿特别常见,尤其是在年节前后,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做。

火烧就是用江米面儿再加上红糖和白面一起做的。

在这个普遍都吃不饱的年代,甜甜糥糥的火烧,那绝对是奢侈的美味!

许如意不想去吃席,主要是好多人她都不认识。

一来是因为她要上学,回来的少。

二来也是因为她自己就是从几十年以后回来的,关于老家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,她怕露馅。

不过,等到差不多十一点时,许如意还是被大哥给拉过去了。

许如意知道,今天下午,应该就会有人找上门了。

果不其然,许如意才刚刚吃完一个烫乎乎的火烧,门外就有人喊了。

许大朋晌午喝了两碗酒,不算多,所以没睡,这会儿正跟着许老憨一起守着炉子剥花生吃呢。

虽然已经开春了,但是今天阴天,还是怪冷的。

外面的人只是象征性地喊了一嗓子,没等主家有什么反应,自己就进来了。

看到来人,许大朋的脸色不太好。

在西屋里抱着茶缸子嘬了两口热水的许如意,给许立春使了个眼色后,就先一步到堂屋了。

“爸,咱啥时候回去啊?明天还得上课呢。”

“哦,那行,你先陪你奶奶说说话,一会儿咱们就走。”

客人刚进门,许大朋再不待见来人,也不好直接就走。

来的人叫许二牛,是许大朋生父许大胆儿的二儿子,比许大朋大好几岁呢。

“是二牛来了,快坐吧。晌午没喝多呀?”

许老憨先开口问了,许二牛自己找了个小矮墩子坐下,顺手就抓了一把花生,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儿。

“就那点儿酒,一人也就轮到两碗,醉个啥呀!”

许大朋没说话,低头剥花生。

许二牛又跟许老憨客套了两句之后,这才把话题转到许大朋身上。

“我说老七呀,你说说你这难得回来一趟,咋也不知道回家看看?”

这话就不中听了。

许老憨手一哆嗦,刚剥的花生险些就掉地上了。

“二牛哥这是说的啥话?我这不在家呢嘛!再说了,你也别管我叫老七,我在家里头行二呢。”

按兄弟论,许大朋上头就一个哥哥,还早早没了。

至于姐姐,这边儿都是姐妹们单论的,不跟兄弟们一起排序。

许二牛有几分无赖样:“行了,我也就是叫顺口了。不叫老七就不叫,以后就管你叫大朋。”

许大朋这回没接茬,他知道这回说改,下回再见,他指定还会故意再喊他老七。

许刘氏和苗兰花也一起到堂屋了,两人看都没看许二牛一眼,直接进了东里间。

不到一分钟,许刘氏就喊了一嗓子。

“大朋,时间也不早了,你们赶紧回去吧,明天还得上班呢,可别耽误了正事。”

“知道了,娘。”

许大朋也不乐意再待下去了,还没怎么着呢,许二牛让他给侄子安排工作,真以为他是大领导呢!

“二牛哥,你说的事我是办不成的,你要是有旁的门路,倒是可以使使劲,我就是一个厨子,实在没那么大的本事。”

许二牛原本也没指望找一回就能成,毕竟是工作的事情,那肯定得多费费心的。

“大朋,我也不是说非得让你给办成,我就是想着你帮忙问问,而且我听说你跟好些领导关系都不错,你能把立冬给弄进去,再把你侄儿弄进去应该也不难吧?”

许大朋脸上的笑都要端不住了:“立冬也只是个学徒工,到现在还没出师呢。”

“我知道呀,我们不求正式工,弄个临时工也行呀!”

许大朋一噎,这叫什么事儿!

真以为大厂子里头的临时工是说有就能有的?

以前苗兰花当临时工的时候,还时常没活干,不得不在家里头糊火柴盒呢。

现在他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就让自己给弄份临时工过来,想啥呢!

许如意还以为这回没事了,结果还没出屋呢,就听到一道尖利的嗓子在院儿里嚎了起来。

“这个不孝的东西哦!那城里的工作也是咱们这些土包子能肖想的!我都说多少回了,别总想这样的好事,就是不听!你拿人家当兄弟,人家眼里头可瞧不见你!这回好了,让人给撅回来了吧!”

这声音刚起了个头儿,人就直接进屋了。

可想而知,刚刚这个小老太太就在门外面偷听呢。

这是知道许大朋不答应给弄工作了,所以才会开始阴阳怪气了。

许刘氏面色不好,咬牙道:“嫂子这话我咋听不懂了,这是在说我家大朋呢?你这是觉得我家小河死的早,欺负我家大朋没个兄弟帮衬,故意来这里拿刀子捅我心呢!”

过来闹事儿的,正是许大朋的生母刘穗子。

许如意最讨厌的就是这位了,贪心不说,关键是还自私得要命,为了一块钱就能背叛亲人的人,你还能指望着她有多少良心?

“弟妹这话我可不爱听了,咋就没个兄弟了,大朋是过继到你们家了不假,但他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,我也没指着他孝敬我,可亲兄弟之间不能生分了吧?”

过继这种事情,最忌讳的就是亲生父母那边藕断丝连的。

偏偏刘穗子像是不知道这一点似的,只翻来覆去说自己是亲娘这一件事。

许如意可见不得有人这样欺负奶奶,上来就开怼。

“你谁呀?跑到我家来欺负我奶奶,你是觉得我们平时不在村子里住,就能随便欺负人了?”

精品推荐

最新小说

相关资讯